【原创】复健小练笔

题材感谢姬友提供的写手挑战,“以‘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’为结尾写一篇虐文”,稍有改动。
总体来说是个写得絮絮叨叨的少男(女?)心理的半夜突发灵感未修文小故事,慎入啊各位。
依旧手机瞎排版。

      我是被节能灯刺眼的亮光惊醒的。太阳穴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,脑侧的血管拼命跳动着彰显存在感。我望着被灯光映得越发惨白的天花板,冷汗后知后觉地从脊柱兴起,细细密密地爬满全身。
      不妙。
      我清楚地记得昨晚醉酒后的情景。酒精麻痹下的神经中枢刺激...

2017-07-10

【双道】行行复行行

       改头换面,重新做人。许久不曾动笔,某天晚上听歌的时候脑子一热想了这个故事,作死地想尝试文言写作,结果成品成了这种不文不白的鬼样子_(:3 」∠)_手机打字,不便排版,见谅。BUG属我,OOC亦属我。

       是夜,余行于郊野。暮色四合,朔风凄厉,间夹碎雪。此夜无星无月,亦无烟火人迹,天地苍茫间,唯余一人提孤灯一盏,符火以燃,其辉熠熠然,一如星子。非为吾不能视物于夜,实乃旧习难改尔。
     ...

2016-09-21

被我天窗掉的一篇……深感羞愧,原文存在子博里,搬过来激励自己

觉得自己的文笔真是渣到没边,挺喜欢的一个梗,写不好,希望未来的某个时候可以把这个故事讲完。

  《萍水》
百里屠苏再度踏入那座戏楼的时候,一出折子戏早已去了大半。
看门人还认得他,笑着一点头,侧身迎他进去。堂内早已是门庭冷落,外头仍落着雨,光线不甚明亮,又被窗柩挡住大半,只数缕透过积灰的玻璃洒进来。稀落的几个看客坐得极开,故意要藏起踪迹似的,大多在屋角的阴影下,勉强可辨个隐约轮廓。间或有茶盏磕碰檀木桌面的钝响,有人唏嘘几句,随即受惊一般的噤了声。惊弓之鸟的作态,仿佛忌惮着某种无形的灾祸,恨不能把自己化到背景里去。...

2016-09-20

© 安辞卮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